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  新华社:为了甘泉滋润北国的干渴——武警水电官兵奋战在工地

新华社:为了甘泉滋润北国的干渴——武警水电官兵奋战在工地

时间:2011-02-11
【 字体:

     2011年的春节前夕,一个冰天冻地的日子。笔者走进南水北调中线潮河一标建设工地,却感到一股热浪迎面扑来。简易工整的前线指挥部工棚前,一个大大的门牌告诉我:这就是武警水电三峡工程指挥部南水北调工程潮河项目部。
 
     武警水电三峡工程指挥部是一支南征北战,功绩赫赫的钢铁般的队伍,曾创下连续14年无安全事故的记录,参建工程合格率100%,优良率达90%以上。近年来,先后有30多项工作受到上级表彰,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集体二等功一次,是武警部队组建几十年来,第一个获此殊荣的正师级单位。被誉为金奖之师、威武之师、文明之师。
 
     我来不及细想,就在那一刹那,在机器轰鸣、车辆奔忙之中,我顿然觉得:这就是一个大洪炉,他锻铸的不仅是军人的体魄,还有祖国的山川。 

雄心、自信、豪迈,鼓荡一腔志气磅礴

     忽然,一阵爽朗的笑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南水北调潮河项目部主任吴昔兵、政委王石春大步向我走来。两位工地指挥员,军人的步伐,军人的率直:“你来得正好,上月,我们工程进度又一次突破了新纪录!”吴主任向工地一指:“你看!”
 
     施工现场,一派紧张、有序、繁忙的景象:彩旗飘扬,尘雾漫天,一台台扬臂作业的挖掘机、一辆辆载重急驶的大卡车轰鸣着,奔驰着,一个个头戴安全帽的人,穿梭来往,8400多米长的工段上,没有一点儿寒意。扑入眼帘的,是工地上那悬挂着的巨大横幅:“开世纪先河,树调水丰碑!”气壮山河,掷地有声。
 
     我走进项目部,看看每日作业表和按月进度表:一行行不断刷新的数据,一个个不断突破的纪录。在潮河,没有平庸,没有停滞,只有创新,只有攀升。政委王石春激情满怀地说:“我们军人,就是要金戈铁马缚苍龙,定让江水听安排。”
 
     的确,工棚外,就是一片平坦无际的中原腹地,在黄土与风沙的衬托下,零星散落的人群虽然显得很渺小,可是那无边无际的山坡间,一条长长的、坚固的清凉水脉,正如“巨龙”般顺着官兵们的足迹穿山跨壑、向前延伸,延伸。
 
     曾几何时,在部队中标后的签字仪式上,指挥部领导健步走向签字台的那一刻,空气似乎凝固了,在场所有人员将目光齐聚签字台。指挥部领导满面春风地环顾四周,坚定有力地拿起签字笔,龙飞凤舞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那铁划银钩般的笔迹透出一种军人的自信与豪迈。随即,台下记者们的摄像机、照相机纷纷定格在双方拥抱、握手的那一瞬间。
 
     曾几何时,在工程开工仪式现场,三峡工程指挥部政委剧军志大校高高站在誓师大会主席台上,字句铿锵地说:“水电官兵们将始终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再创样板工程,再争一流业绩。”
 
     而我仿佛又回到了昨天。2005年6月,就是这支曾先后参与三峡工程、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南水北调等世纪工程建设的部队,凭借雄厚的实力、骄人的业绩和顽强的作风,一举夺得位于河北易县的南水北调中线京石段北易水倒虹吸工程这个大标。这项为奥运会献礼的水利工程建设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它南起河北省石家庄,北至北京团城湖,全长307公里。为尽快缓解北京市水源危机,国家决定从河北岗南、王快、黄壁庄、西大洋4座水库调水3亿至4亿立方米优先向北京供水,以保障奥运前供水安全。其地域、政治、经济、社会的重大意义对参战官兵的考验是巨大的。
 
     不辱使命,敢承重担。三峡工程指挥部立即组织精兵强将,调集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施工机械设备,顶风冒雪,昼夜兼程数千公里,在中原大地迅速摆开了战场,成功打响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的第一炮。
 
     如今,这些雄赳赳、气昂昂的水电官兵又逐鹿中原,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河南辉县段、潮河段主体工程建设中激战犹酣。从2010年6月1日开工至今,他们在地理形条件最复杂、施工标段建筑物最多、技术要求最高、施工难度最大、线路最长的标段上,已经开挖土石方130万,比计划进度提前15天完成任务。

无私、忘家、奋身,锻打一种精神超越

     工地上,一个十分醒目的地方,设立着一排橱窗,就象荒凉的冻土上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深深吸引了我。走近一看,原来是“光荣榜”。先进个人照片、班组工程进度、个人业绩,在上面一览无余。项目部主任吴昔兵一笑说:“在工地上,我们都是兵,只有党员和群众之分。我们的口号是:哪里最需要,哪里就有党员,哪里最艰苦,党员就往哪里走。”
 
     政委王石春马上补充说:“我们的普通战士也不让人。你看!”光荣榜的一端,是一个个战士签下的豪言壮语:“我虽不是一名共产党员,但苦干、实干就是我向党组织递交的一份入党申请书!”“我是一个开山钻,时刻听从党召唤!”“我的入党誓词就写在方向盘上,请组织考察我!”我读着读着,不禁热血逐渐沸腾起来,恨不得立即扑进火热的工地。更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让我久久思索:“为了甘泉滋润北国的干渴,是火海,是刀山,我也要上!”
 
     是的,为了早日打通每个标段环保清凉的“水脉”,官兵们常年扎进深山野岭,风餐露宿,有的割舍亲情,有的割舍爱情,但始终割舍不了的是官兵们对祖国经济建设事业的那片衷情。
 
     2007年8月,正值南水北调中线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建设的高峰期。为了抢工期赶进度,确保在奥运会前按时向北京供水,水电六支队一中队中队长宋雪院带领100多名官兵24小时奋战在北易水倒虹吸工程建设工地。谁能相信,宋雪院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毕业入伍就分配到了部队,4年来,他没有休过一次完整的假期,与女朋友谈了3年的恋爱,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15天。无奈之下, 女朋友给他亮出“黄牌”:如果春节还不能见到双方父母的话,就与他告吹。可他心里却明白:“与南水北调工程相比,自己的婚事算不上什么。”
 
     主任吴昔兵指指尘雾中一个忙碌的身影说:“那是李仲豪!”接着,他十分动情地讲起了李仲豪的一件事:李仲豪是一名质量检查员,四级警士长,家就住在陕西西安市,离工作所在地河南新郑市仅有不到3个小时的车程。但有一次,他的小儿生病住院,领导批准他回家照顾,可正值河床开挖最紧张的时候,工期紧、任务重、人手缺,他一咬牙,主动请战说:“我留下!”并要求自己一人值两个班。就这样,身为班长的李仲豪只有把对儿子的爱装在心里,打个电话叮嘱妻子好好照顾孩子。
 
     “还有…” 主任吴昔兵如数家珍,向我说起另一个动听的故事:为了克服河床开挖的渗水问题,大学生士官张辉和潘振宇主动要求搬到施工工地吃住,承担维护水泵、查看河槽水情的任务,这一吃住就是2年。隆冬,他们的手冻得红肿,血口子一道连着一道,吃饭时连碗筷都拿不了;盛夏,工棚被烤得像桑拿房,他们俩就从来没有穿过一件干衣服。
 
     我迫不及待地问:“他们现在在哪儿?”政委王石春说:“我带你去。”政委在前,我在后,很艰难地穿行在工地。这是两个很腼腆的小伙子,镜片后面的眼睛躲躲闪闪。在震耳的嘈杂声中,容不得我多提问,我只问了一句:“条件这么艰苦,你们吃得消吗?”他们一笑说,似乎是轻描淡写:“入伍后没有赶上三峡工程建设,现在能有幸参加南水北调工程建设,这点苦不算什么。”
 
     我来的正是时候,工地上正在开展“百日大战”,似乎每一个人都没有说句话的功夫。我便不再多问。“百日大战”不仅比进度,比质量,还要比精神,比志气,试想,在这样一群铁打的军人面前,谁能示弱呢?官兵们从干部到士兵都吃住在工地,常常是一项工程刚刚结束,来不及喘口气,就又投入新的工程施工。主任吴昔兵和政委王石春告诉我,当地一些前来挣钱的农民临时工,都吃不下这些苦,没干两天就一个个卷起铺盖不辞而别,而官兵们没有一个人叫苦,更没有一个人退下火线。
 
     走进日夜鏖战在施工一线的官兵,看到他们油光发亮的脸上,汗水不停地流淌,他们并不急于擦拭,只当苦咸的汗水迷住了眼睛,才用脖子上看不出底色的毛巾抹一抹,擦一擦,然后,又低头干活,连笔者闪光的镜头也毫不理会。
 
     这就是以苦为荣、以苦为乐的水电官兵,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战严寒、斗酷暑,用舍小家为大家的无私奉献精神,部队承担的工程多次被南水北调工程中线建设管理局评为“样板工程”。

硬度、深度、速度,浇筑一片智慧璀璨

     我脚下的潮河第一标段,已初见雏形。越往下开挖,越艰难。山石坚硬无比且不说,随着深度加大,许多无法预料的问题便接踵而来。什么地下水位问题、渗透层问题、冷冻天混凝土搅拌问题等等,都是十分棘手的事儿。
 
     但打胜仗是检验战斗力的最好标准,敢于挑战是军人的一贯性格。武警水电三峡工程指挥部凭着丰富的施工经验和精湛的专业技术,始终勇立国家经济建设大浪潮的顶端。
 
     记得南水北调京石段施工期间,项目部担负施工的北易水倒虹吸工程工期紧、任务重、技术要求高,施工难度大。参建官兵们就克服了重重困难,深受业主的赞扬,被誉为是“一支能吃苦,能战斗,讲信用的队伍”。京石段是个“硬骨头”啊,工程地下水丰富、水位高、渗透层较厚,围堰防渗成了制约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能否在奥运会前向北京供水的关键技术难题。“大干、决战、拼搏”的一次次动员,像催征冲锋的号角,激励着官兵们奋勇向前。
 
     “关键时刻,由武警水电部队上!”时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张基尧到工地现场察看后曾由衷地说。
 
     指挥部迅速抽调各方水利专家成立科技攻关小组,由张朝亮带领陈太为和万艳山等专业技术骨干日夜攻关,他们围绕防渗方案问题展开无数次激烈的讨论,查阅大量技术资料,先后邀请国内基础处理的权威机构——水利部基础局和中国地质科学院的专家现场考察、测试。经过8次论证、上百组现场试验和十余种方案的比较分析后,他们大胆创新,采取高喷混凝土墙的防渗方案,充分解决了南水北调基坑围堰防渗技术难题,并得到了各方的肯定和支持,最终,被业主评为“样板工程”。也正是因为高喷混凝土墙技术取得良好的防渗效果,提前完工,成功为2008年奥运供水打下坚实基础。
 
     每到炎热的夏天,为防止混凝土水分挥发快引起干裂,官兵们选择在傍晚作业,清晨收面;寒冷的冬天,就在拌和站对冷水进行加热,浇筑完毕后用棉被铺盖混凝土面保温,他们像呵护婴儿一样对待混凝土浇筑,把混凝土浇筑质量美发挥到极至。
 
     “俱往矣”,眼下,这支部队就在潮河段。在项目部,我翻开了工程施工记事簿:工程自2009年6月1日开工以来,主任吴昔兵、政委王石春、总工程师晏继杰就天天泡在工地,带领21名科技干部研究分析各项技术难题,编写施工工艺和技术标准、编制施工作业手册,建立了《质量控制管理办法》、《施工现场质量管理办法》等规定各种质量保证制度和措施,并对作业人员进行系统的培训,使一线施工官兵很快熟悉作业流程。特别在施工工艺非常严格的粘土回填过程中,他们全方位、全过程把好施工质量关。粘土每次只能回填35厘米的厚度,而且需要碾压6遍,10米高的大堤就需要回填30次碾压180遍,粘土的含水量必须在控制在10%左右,含水量多了的粘土就要翻晒,而且工作面连一根杂草都不能有,施工标准近乎达到苛刻的要求。于是,官兵们从每一道工序、每一个细节作起,施工中像制作工艺品一样精雕细琢,在粘土回填施工过程中实现零缺陷。
 
     记事簿上有段会议记录,我看到了潮河段总监刘秋在会上感慨地发言:“我做监理工作30多年了,还没见过干活这么认真、工作标准这么高的,参加过三峡工程建设的水电官兵,确实不一样。”
 
     我虽然看不懂记录里面的技术参数,但我从中读出了其中的份量。南水北调工程要求参建队伍必须符合国际有关质量、健康、安全、环境管理体系标准。你看,开工之初的一段记载:部队专门成立了“质量安全管理环保委员会”,编写了《项目部QHSE作业指导书》等有关操作规程下发官兵,做到先培训后上岗,培训率达到100%,人人都拿到了上岗证。
 
     如果你到潮河段施工工地,你会看到:在施工现场和部队营地,处处是“质量、健康、安全、环境保护”的醒目标志。还有,部队把QHSE管理体系贯穿于工程始终,官兵们严格遵守不在施工线路200米以外取土的规定,机械、车辆行驶只走一条道。所有参加施工人员都配备了装垃圾的塑料袋,走到哪里带到哪里,营区内和工地上看不到生活垃圾,全部被分装处理。在工区,你看不到一点儿违规操作。
 
     采访就要结束了,项目部主任吴昔兵不无感慨地说:“我们工程有今天的进度和速度,除了攻克技术和质量难关,还离不开当地群众的支持啊!”政委王石春连忙解释说:“军民是鱼水关系。没有这种鱼水关系,也许,我们的工作寸步难行!”
 
     我想起在工地上看到的一幅标语:“把驻地当故乡,视人民如亲人。”我眼前一亮,忙问:“这怎么讲?”政委王石春屈指一数说:“就是我们将工程建设与帮助当地农民解决实际困难结合起来,造福沿线百姓,充分发挥机械、技术优势,给当地群众平田整地、挖渠修路、植树造林等。”
 
     潮河一标沿线路经13个村庄,如何实现与当地村民和谐共处,成为施工能否顺利进行的关键。于是官兵们通过走村入户发放小册子、举办座谈会等形式宣传建设南水北调工程的相关政策和重大意义,使广大群众了解南水北调是一项“利国利民、惠及子孙”的工程。施工中官兵们挖出来的石块和泥土分类定点堆放,利用推土机、碾压机等设备为驻地赵庄、黎园南村造地100多亩,使得这个村每户人家都多了近3亩地。也正是靠着这种责任与激情,官兵们得到村民的大力称赞,使得这个一直因征地补偿而不愿意配合工程施工的“后进村”转变态度积极支持项目部工作。
 
     政委王石春又追述起另外的两件事:07年3月,京石段总干渠施工将望东村原有的生产便道截断了,由于没有其它道路,春耕又在即,村里260多亩的水浇地无法及时进行耕种。北易水项目部官兵急村民之所急,想村民之所想,帮助望东村修水渠1700多米,使所有农田得以及时耕种,村支部书记郭树根带领30多人的秧歌队敲锣打鼓来到项目部感谢官兵。
 
     王敬屯乡是该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河南郑州段辉县项目部的驻地,2009年8月,项目部进驻之初,就出动40多人和20台机械设备,冒着40多度的高温,为王敬屯乡8公里坑洼不平的中心公路进行整修,给当地群众的出行带来了极大方便。“巅巅山路弯又弯,武警官兵来到咱家园;弯弯山路真难走,水电部队帮我修……”,这是当地群众里现在最流行的一首歌曲,更是唱出了当地人民对子弟兵的拥戴之情。
 
     该部参加南水北调工程建设5年多来,官兵们收到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送来28面锦旗和32封感谢信,这是水电官兵用真情关爱群众的见证。
 
     当前,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又进入新一轮建设高峰期,水电官兵正披肝沥胆鏖战风雨,用青春、汗水和智慧,演绎着他们的共同追求,那就是为了湖北丹江口水库的清水早日送达北京,滋润北国的渴望。

作者:孙启原 徐景健 编辑:孙启原 徐景健